古,张柏芝,谢霆锋

频道:最近大事件 日期: 浏览:301


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li哩鹿

1

在精神病院遇到男神,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反正姜知暖是笑得花枝乱颤。

一旁的护士小林满脑子疑问号,“姜医生,您英明神武的男神都成精神病了,您还这么开心?”不合适吧?

姜知暖晃了晃手指,一本正经道:“你还年轻,等你有了男神你就明白了,当男神从神坛摔入泥潭,那就是你们俩发展的最好时机。”

小林弱弱道:“可是你好像从来没把他放在神坛上过啊。就上次,你送他礼物,他不收,你当场就翻脸不认人……还……还揍他。”小林小声嘟囔,“哪有人揍自己男神的?”

姜知暖定定地看着她,看着看着,忽然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。

小林预感到大事不妙,可是话已出口,想收回也来不及了。

果然,姜知暖笑眯眯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为了更好地服务病人,这周的周报写详细一点,最少2万字哦,辛苦了,我去看望一下305。”

小林委屈巴巴地望着姜知暖渐行渐远的背影,垂死挣扎道:“姜医生,我刚刚是开玩笑的。”

姜知暖两手插兜,转了个圈回头看她,笑眯眯道:“但我是认真的,加油。”

小林欲哭无泪,想把自己的嘴缝上。

病房里东西很少,只有一张床,一把椅子。姜知暖去的时候,江淮正坐在椅子上,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。窗外是后院,碧绿的大草坪,草坪中央有一棵枫树,此时刚抽新芽。

江淮三十出头,留着板寸头,身材比例很好,五官也很刚毅。他手里快速地转着一个魔方,很快就能拼好,又打乱,继续拼,周而复始。

姜知暖在门口看了一会儿,伸手在自己腿上狠狠拧了一把,然后眼泪汪汪地开了门,开门后径直冲江淮扑过去,什么也不说,就一个劲儿地哭。

江淮望着她的头顶一言不发。

姜知暖哭了一会古,张柏芝,谢霆锋儿,从他怀里抬起头来,咬着下嘴唇,泫然欲泣地与他对视,“江淮……难道你不记得我了么?”

江淮静静地看着她。

姜知暖眼泪汹涌,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,“我是你女朋友啊!你怎么可以忘了我啊……”说完还拿小拳拳捶他胸口,一副打负心汉的模样。

江淮眼皮跳了跳,抓住她的手腕,无奈道:“知暖,我只是神经出现问题了,并没有失忆。”

“这不合理。”姜知暖盯着他半晌,还是不愿意相信事实,抱着病历翻了好几遍,“这上面明明说你有记忆障碍。”

“间歇性的。”江淮站起来,抻了抻胳膊,问,“能给我几本书看么?有点无聊。”

姜知暖还沉浸在伤心中,没心思理他,哼哼唧唧地出了门。

吃晚饭的时候,姜知暖丢了一本《如何征服天蝎座》在江淮面前,“呐,你不是无聊么?看这个。”

江淮瞥了一眼封面,诚恳地问:“能换一本吗?”

姜知暖翻白眼,“不能。”

江淮一阵无言,最后秉着死也要死得明白的信念,问:“为什么非得是这本?”

姜知暖神情傲娇,“因为我是天蝎座。既然我追你你不同意,那就换你追我。”说完又拍拍他的肩膀,“你放心,只是走个形式,你要是跟我告白,我肯定同意,所以你不用担心被拒绝什么的。”

江淮欲言又止地瞅她半天,最后叹了口气,随手把书递给了旁边的病友,病友又随手塞到狐妖小红娘之神龙现世了屁股底下。

姜知暖气得脸都白了,“欺人太甚!”

2

第二天夜里,305发生了一起暴动,值班的小林吓得花容失色,连哭带叫地去找姜知暖。

姜知暖睡得迷迷糊糊,眼睛半睁半闭,手上麻利地套了衣服赶过去萌兽不易做。

病房外已经聚集了一堆医生护士,但江淮此时手里有砖头,谁也不敢靠近。

哦,对了,这不是在305房,而是在隔壁的306房。江淮不知用什么办法开了门,跑到外面捡了块砖头,此时正在306房用砖头抵着306病人的脑袋。

306吓得瑟瑟发抖,“大侠饶命啊……”

江淮视若无睹,拿着砖头的手又靠近了一分,目光凶狠道:“让你把东西交出来,听不懂是不是?”

306崩溃,“你倒是说要什么东西啊!”

江淮瞪大了眼睛,“你还敢跟我叫唤?!”

306咬着嘴唇呜呜咽咽,委屈得要命。

姜知暖的睡意被这么一闹腾早就消散无踪,搁门外看了一会儿戏,便径直推门走了进去。

门外众人一脸惊恐地呼喊:“姜医生,快回来!305进来之前是警察,危险啊!”

姜知霸爱魔君暖摆摆手,“放心。”

进屋后,姜知暖从善如流地从口袋里掏出一瓶番茄酱,往自己的白大褂上一抹,然后往地上一趟,一秒入戏,“江警官……”

江淮扭头,看到姜知暖胸口一片猩红,忙把306往边上一推,紧张兮兮地朝她跑了过去,“姜医生!你怎么了?”说完抬头看到了门外的医生护士,一脸戒备地拿起砖头,当枪比划,“都别动,抱头蹲下!”

看到这里,姜知暖忽然泪流满面,原来江淮是真的成了神经病,她还以为是他终于改变心意了,故意找个由头接近她呢。姜知暖越想越难受,在江淮怀里嚎啕大哭,哭得眼睛鼻子通红,哭得众人一脸蒙逼。

哭痛快后,姜知暖从江淮怀里起来,慢腾腾地往外走去,走到一半发现身后的人没跟过来,扭头大吼:“还不跟来!”

江淮被吼蒙了,哆哆嗦嗦地跟在她后面,乖乖回了305。众人一脸钦佩,“还是姜医生有办法。”

姜知暖却没像往常一样臭屁,隔着门望着显然还没恢复正常的江淮,颇有些沧桑道:“我不过是抓住了他们的软肋而已。江淮是警察,救人是他的本能,即便在他的设定里我不是姜医生,他看到我受伤也会过来救我。人的记忆也许会混乱,但本能不会。”

四医院里不乏失控的病人,也不乏像江淮这样身怀绝技的,所以暴乱时常会有。在姜知暖来之前,他们采取最多的办法是电击。姜知暖来之后,大部分是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化解了。

早些时候,姜知暖经常为此沾沾自喜,以为是自己能力出众。然而她很快便明白过来,他们都是从业多年的医生,其中不乏学历比她高的,她知道的,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?

只是没人愿意铤而走险,将自己置身危险之中罢了。比起病人,他们有更想要守护的人。

姜知暖理解他们,如果她还有亲人,她想,她应当也会加倍珍惜自己的生命吧。

“哎,江淮。”过道的风有些大,姜知暖站在305门口,头发被吹得乱糟糟的,她朝江淮招了招手,递给他一颗糖,“呐,这个给你,谢谢你刚刚救了我。”

江淮一只手接过糖,另一只手极其自然地帮她理了理被吹乱的头发。

姜知暖愣了片刻,忽然咧嘴笑了笑。

3

三个月后,江淮被评为了季度最难搞的病人之首。

姜知暖看了看综合报告,平均一周“越狱”去其他病房闹事一次,作案时间随机,作案地点随机,唯一的相同点是,每次江淮都让人把东西交出来,具体交什么,一直是个谜。

之后,为了阻止江淮的“越狱”行为,医院斥巨资给305加了无数道锁,然而无论加多少锁,江淮总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去,去查监控想看他怎么出去的吧,那段时间的监控还被删了。

“有猫腻。”姜知暖撑着下巴沉思两秒,笃定道,“咱们之间肯定有人在帮他,那么多锁还关不住小小一个江淮,这不科学。”

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小林。

小林一脸冤枉,“你们都看我干吗啊?”

众人异口同声:“你有前科!”

小林委屈,“我那是被他骗了!”

是这样的,小林刚来医院那会儿,被一个病人哄骗着开了门,然后病人往米里放了泻药,害得整个医院一起拉了一天肚子。

此次会议在众人声讨小林中结束,姜知暖见画风歪了,就拿了两个苹果去找江淮了。

“你到底在找什么?”姜知暖和风细雨般地询问江淮,还帮他削苹果。

然而江淮对她的脾气秉性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,当即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几下,确认两人之间的距离安全了,才老老实实地说:“不记得了。”

闻言,姜知暖把苹果一放,冲他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嘴角。

眼看着某医生又要动武,江淮连忙跑到了房间角落里,一边跑一边控诉道:“你身为医生,又是一个女孩子,怎么老是喜欢动手?!”

“追我的时候也是,我一拒绝你你就立马翻脸,不收你礼物你也翻脸,一翻脸就动手。”江淮义愤填膺,“哪有你这样的人?!”

姜知暖笑,“我这是告诉你,虽然是我追的你,但你也不准践踏我的真心。”说到这儿,她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了利特说宋茜电话难要,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我送你的东西转手给别的女生了。”

江淮哭丧着脸,“我哪儿敢啊?”

“就上次,我看到你们警局的警花脖子上围的那条围巾,可不就是我送给你的?”姜知暖翻起旧账来毫不含糊,“还有她桌子上的水杯、笔、笔记本……还要我继续说么?”

江淮说:“这些我都可以解释。”

姜知暖偏头,笑得眯起了眼睛,“可是我不想听。”

于是江淮又被揍了一顿。

揍完人,姜知暖拍拍手,开始给直男江淮上恋爱课,“我跟你讲啊,只要是我送你的东西,不管什么理由,都不能把它给别人。”

江淮觉得自己真的比窦娥还冤,“那是别人从我这儿抢去给她的,不是我自己给的。”

姜知暖翻了个白眼,“你不会抢回来?”

江淮纠结,“可咱们警局就她一个女孩子……这样不太好……啊广州富婆!”

江淮被打蒙了,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,眼睛就这样泛起了泪光,他委屈巴巴地看着姜知暖,保证道:“知道了,以后只要是你送的,就是一张纸我米菲哭了都不给别人。”

4

又过了十来天,江淮“找东西案”终于水落石出了。

初春,冰雪消融,医院过道的寒风冷冷地吹在人脑瓜上。众老医生头顶光秃秃的,经不住寒风刺骨,见小林把姜知暖带来了,便一骨碌全跑回去睡觉去了。

临走时还不忘给姜知暖一个暧昧的眼神。

姜知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凑近一看,嘴角便止不住地上扬了。

视线所及之处,江淮正仔细地擦拭着那本《如何征服天蝎座》,一副视若珍宝的样子。

小林自觉有些多余,慢腾腾地挪开了,走之前善意地提醒姜知暖:“这屋的病人刚刚被揍得可惨了,你小心着点,别让他把气撒你身上了。”

姜知暖点点头,表示自己会注意的。她伸手叩了叩房门,朝江淮招手,“江淮,过来。”

江淮盯繁殖器着她看了数秒,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,看了看怀里的书,又看了看姜知暖,似乎是把两人的关系疏通了,于是嘴巴一咧秒盈易货,笑着朝门口走来。

“江淮,”姜知暖隔着门摸了摸他的脑袋,牛头不对马嘴地问,“东西找到了,是不是就该回去了?”

江淮拿着书的手一怔,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姜知暖静静地看着他,良久,拿钥匙打开了门,把他拉了出来,“先回你房间,我给你上药。”他的手刚刚在揍人的途中受了些小伤。

“哎,姜医生,我呢?”被揍的病人惨兮兮地喊住她。

姜知暖回头,望着鼻青脸肿的病人,一脸冷淡,“明天再说。”

305房。

姜知暖拿了药给江淮擦伤口,她个头比他矮上一些,坐在他面前,整个人被他尽收眼底。她皮肤很好,天生丽质,睫毛也弯弯长长的……哦,这不是天生的,姜知暖说过,这是她去医院种的。种的也好看,江淮想,因为是种在姜知暖眼皮上的,所以才好看。

他看得入迷,竟不自觉做了失态的事。他不知何时低头,在她头顶落下了一个吻。

感受到头顶的温热,姜知暖身体一僵,继而神色自若地继续给他擦药。

江淮略带尴尬地坐直身子,眼睛四处乱瞟,“那个,姜医生,可……可以了,不用擦那么仔细,很晚了,你快回去睡觉吧。”

姜知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抬头看他,“江淮……算了。”她叹了口气,三分生气,三分难过,剩下的全是无可奈何,“明天见。”

姜知暖明白,明天过后,他们之间又会像从前一样,他是高高在上的江警官,她是对他死缠烂打的姜医生。

5

第二天,十几辆警车将四医院团团围住,警笛声回响在医院上空,经久不绝。

整个医院都沸腾了,医生护士们看着身穿制服、手持配枪的刑警鱼贯而入,呆若木鸡。

姜知暖起得迟,睡眼惺忪地过来,看到有面熟的警察,还若无其事地打了声招呼少女映画下载。

小林一脸崇拜,“不愧是姜医生,真淡定。”

“那倒不是,主要是经常往警察局跑,见惯了。”姜知暖笑了笑,拍了拍小林的肩膀,道,“对了,让你帮我背了这些日子的黑锅,辛苦了,赶明儿放你两天假。”

小林疑惑地看着她,“你指哪个黑锅?”

“帮江淮‘越狱’那个,其实是我帮忙打掩护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居然贼喊捉贼!”小林眼泛泪光,“我真是看错五叶参你了,姜医生!”

姜知暖摸了摸鼻子,转移泰勒阿费尔话题道:“走,姐带你去看大型破案现场。”

姜知暖带着小林过去的时候,已经有几个病人被手铐铐住蹲在走廊里了,为首的便是306病人和拿《如何征服天蝎座》的病人。

江淮穿着病号服走在前面,一间间走过去,时不时伸手指一下病房里的人,他身后的警察便破门而入,给他们铐上手铐,拉到一旁蹲着。

小林缩在姜知暖后面,问:“他们都犯什么事儿了?”

姜知暖抬抬下巴,示意小林看透明袋里的东西,语气平淡地回答道:“贩毒。”

“啊?”小林吓得脸都白了,“不能吧,他们不是都有病吗?怎么还能贩毒?”

姜知暖笑笑,歪头问她:“咱们医院的病人真的都是神经病?”

像是想到了谁,小林闷闷地摇了摇头,嗫嚅道:“不是。”

“那不就是了?”姜知暖感慨,“精神病院这种地方啊,看起来不正常,实际上更不正常,鱼龙混杂,什么人都有。”

在她感慨的间隙,江淮已经指认完了犯人,朝她走来了。

姜知暖推了推小林,用眼神示意她快滚蛋,不要当电灯泡。小林噘着嘴,不情不愿地走开了。

江淮停在她面前,“出去走走?”

姜知暖挑了挑眉,提脚往后院走,边走边云淡风轻地说:“不把事情一字不落地说清楚,你就等着死在我手里吧。”

江淮一脸为难,“这不行,我们的工作是保密的。”

“谁让你讲这个了?”姜知暖回头,狠狠瞪他一眼,“我让你解释一下刚刚朝我走来的时候,你路过你们警花身边,为什么停留了一秒?”

女人吃起醋来真可怕。江淮抖了抖身子,否认道:“我没有。”

“你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后院里,那棵枫树已经变得通红了,姜知暖靠着它坐下,捡起一片落叶把玩,“你来的时候,这棵树刚抽新芽,现在都已经这么红了。”她沉默了一会儿,说,“我们很久没有像这段时间一样朝夕相处了。”

“江淮。”姜知暖期期艾艾地看着他,眼里有泪光流转,“咱们俩这样不清不白的关系,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肯结束?我都28了。”

6

警车里,江淮扒着后窗看着站在四医院门口的姜知暖,直到她变成了一个小黑点,他才回头坐好。

警花小周见他这样,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我说江淮,你明明喜欢人姜医生喜欢得不得了,为什么老是吊着人家?”

江淮垂头不语,右手摸着口袋里姜知暖给他的糖。他想起姜知暖给他糖的那个夜晚五更液,他没忍住替她理了理头发……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她便知道他是假装的了吧?所以总在他准备出动的时候替他铲除一些障碍,甚至替他善后。

可她越是这样懂他帮他,他越是不舍得让她把余生交给他。他揉了揉眉心,有些烦闷地问:“小周,你说,要怎么才能让她彻底对我死心?”

“你为什么要让她对你子守音死心?”小周不解,“两个互相喜欢的人,为什么不能在一起?你们俩怎么那么拧巴?”

说完,小周余光瞥到旁边警南京法制现场便民网车里的犯人,忽然福至心灵道:“因为职业?”

江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其实他和姜知暖自幼便相识了,两人是同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。那时候姜知暖很调皮,跟大院里谁都混得烂熟,江淮话很少,没什么人跟他玩,只有姜知暖会搭理他。

那时候,江淮是姜知暖的朋友之一,姜知暖是江淮的全部。他经常坐在窗户边等,等姜知暖什么时候想起他了,来叫他出去玩。

姜知暖叫他最多的就是一起去偷地瓜,被侦察兵抓到后,就一股脑把责任全推给他。江淮也不否认,硬生生地替她扛下来。

后来,黑锅背得多了,姜知暖觉得江淮这么笨,容易被人欺负,于是为了保护他,跟他走得近了很多。再后来,不知道从何时起,就变成江淮保护她了。

在江淮大三,姜知暖高三那年,姜父姜母在一场缉毒行动中双双殉职。

江淮是亲眼看着姜知暖如何度过那几年的,成日成夜地失眠,抽烟喝酒,打架,到处惹是生非,活得没个人样。现在她好不容易释怀了,他又怎么忍心让她再为他担惊受怕?

“但你就没想过,以你们俩的交情,就算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她替你担心得也不少?”小周的话唤回了江淮的思绪。

“能少一点是一点。”

“我看未必。”小周摸摸下巴,“这人呐,往往是得不到的才最珍贵。”

“……你们女人都这样?”江淮狐疑地看着她。

“什么叫我们女人都这样?”小周不满地瞪了他一眼,“是个人都这样,这是人类的天性,改不了的。”

“我不是。”江淮说,“不管知暖属不属于我,她都是宠着你玖叁最珍贵的。”

小周莫名被人糊了一脸狗粮,登时有点郁闷,拍了拍他鼓囊囊的包,“你这里面是不是吃的?拿出来,见者有份。”

“不行。知暖会吃醋。”

“她人又不在!”

“那也不行。我答应过她了,只要是她送的,就是一张纸,我都不给别人。”

小周这个万年单身狗被虐得不行,气一上来,伸手就去抢,然后被江淮摁在了车窗上。

对面的小警察看到小周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被车窗挤得都变形了,怜香惜玉地冲江淮吼:“小江!你干什么呢?放开!”

江淮不放,固执地看着小周,“你把糖还给我。”

小周委屈巴巴地把糖还回去,呼天抢地,“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完了掏出手机大吼,“姜医生,你必须赔偿我精神损失费!”

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。

7

江淮一脸错愕地看着小周,“你什么时候给她打的电话?”

小周把偷听讲得一脸坦荡,“就你们俩在后院那会儿,姜医生不是问你打算跟她暧昧不清到什么时候为止吗?然后你说你已经不喜欢她了,再然后她不就揍了你一顿吗?31656部队揍完她就找我来了,让我套一套你的话。”

完了,狠下心来说的话都白说了。江淮想把小周丢下车。

小周被他的眼神看得发毛,背脊一凉,赶紧冲电话喊:“姜医生,一会儿要超难五子棋是我被你男人削了,你可得竭尽全力救我啊,毕竟我这都是为了你的幸福受的伤。”

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笑,“你放心,他不敢揍你。他要是揍你,一会儿我把他绑起来让你揍回来。”

江淮脸色铁青,吓得小周抖成了筛子,“不行啊,我觉得他宁肯两败俱伤也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“那你叫他听电话。”

小周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,急忙把电话塞到了江淮手里。

“知暖。”江淮想辩解,“我刚刚……”话一出口发现事情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,他一向在除了姜知暖外的人面前,从不遮掩对姜知暖的喜欢,刚刚说的话也是直白露骨,完全否认不了啊……

“晚上来我家。”姜知暖说,“带上户口本。”

江淮觉得自己很被动。

姜知暖想了想,威胁道:“不来你就死定了,我会把你小时候哭鼻子穿女装开裆裤等照片发到网上的。”

过往的一幕幕像电影般在江淮脑子里过了一遍。过了很久,很久,江淮才回答道:“好。”顿了一下,又小声道,“就算你不威胁我,我也会来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姜知暖想象着江淮那副红着脸小声说话的样子,花村小浪医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就是给你找个台阶下而已,谁知道你不要。”

挂了电话,一警车的人暧昧地冲江淮挑眉。

江淮咳嗽一声,扭头看窗外,脸颊微微泛红。

忙完警局的事儿,江淮便立马换了衣服去姜知暖那儿。到了那栋来过无数次的住房楼下,江淮有些感慨,以往他每次在底下看着姜知暖房间里暖黄色的光,都有种想要不顾一切冲上去的冲动,可次次都被他忍下来了。

今天,终于能上去了,光明正大地。

他捏了捏衣角,穿过走廊,坐上电梯,到了姜知暖门口。

她给他留了门,江淮推开,鞋柜上放了一双男士拖鞋,他眼神暗了一下,最终视而不见,直接光脚走了进去。

姜知暖正在客厅插花,换了居家的衣服,头发随意搭在肩上。江淮看了一会儿才喊她:“知暖。”

姜知暖看到他,有些吃惊,“这么快就来了?”说完视线下移,看到他赤裸的脚,“怎么不穿鞋?不合脚?”

江淮有些别扭,“没,我不冷。”

姜知暖看他两秒,忽然笑了起来,解释道:“鞋子是新的,这屋没别的男人来过。”

江淮说:“上面有洗衣粉的味道。”

“刚洗的,放了很久了。”姜知暖伸出脚,“呐,之前在商场看到一双很好看的情侣拖鞋,就一起买回来了。”顿了一下,讨好似的说,“男式那双是照你的鞋码买的。”

江淮忽然很用力地抱住了姜知暖。

姜知暖有点蒙,“怎么了?”

江淮说:“高兴。”

姜知暖笑着拍了拍他的背,温声道:“好了,先把鞋穿上,穿上做饭去,菜我已经给你切好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狭窄的厨房里容纳两个人稍有些拥挤,在江淮转身拿盘子撞到姜知暖后,后者索性跳到了他背上,“这样就不挤了。”

江淮无奈,“你的厨房为什么这么小?”

“有就不错了。”姜知暖撇撇嘴,“我又不会做饭,一直嫌这厨房占地儿,好几次都想给它铲了。”

江淮问:“那怎么又没铲?”

姜知暖笑,“这不是怕万一你哪天来我家,我没地儿给你施展你的厨艺吗?”

炒完菜,江淮把姜知暖从背上放下来,认真道:“知暖,在登记前,我得跟你说点事儿。”

“你说。”姜知暖在沙发上坐下。

江淮在她对面坐下,盯着她的眼睛,认真地告诉她:“你知道的,我的工作很危险,作为我的妻子,也会非常危险。我也没有很多时间来陪你,有时候出任务,可能会很长时间都见不到一面。”顿了顿,他又有些急切地说道,“但我会时时刻刻都想你,跟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一陈爱能定会努力做世界上最好的老公。”

末了,他垂下眸子,哑声道:“如果以后你觉得厌倦了,接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,也可以随时离开。”

“江淮。”姜知暖轻轻地喊他,抬起他的脑袋,与他对视,一字一顿道,“我能接受你的工作,一直以来,都只是你以为我不能。”

“而且,我姜知暖是个专一的人,既然嫁给了你,那这辈子就生是你江淮的人,死是你江淮的鬼。要是你在任务中不小心残了废了,我就给你端茶倒水推轮椅,要是你……跟我爸妈一样,光荣牺牲了,那我就替你孝敬江叔叔和江阿姨,你替我孝敬我爸妈。总之,这辈子你都别想甩掉我。”

江淮小时候就很爱哭,有了姜知暖的保护后,就哭得更多了,当然,大部分是被姜知暖揍哭的。但自从姜爸爸姜妈妈殉职后,他就很少再哭了。

如今,他的泪腺因为姜知暖,再次失控。他紧紧地将她拥入怀中,除了哭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姜知暖却好像听到了他心中的千言万语,听到了他这些年来在她面前刻意压抑的翻江倒海的想念。她抬起手,用力地回抱住了他。(作品名:《男神进了精神病院 》,作者:li哩鹿 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。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