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工业大学,杀人诛心,幸福村

频道:趣闻中心 日期: 浏览:172

“士元死千载,凄恻过遗祠。海内常难合,天心岂易知。英雄千古恨,父老岁时思。苔藓无情极,秋来满断碑。”这是宋代诗人陆游过罗江拜谒庞统祠墓留下的诗句。庞统祠墓俗称白马关,位于罗江城西的鹿头山上,是缀连在四川三国旅游环线上的一颗明珠,仅次于成都武侯祠。那年春节,我从绵竹出发,在108国道白马关镇前方不远,再次拜谒了庞统祠墓。

图注:白马关

鹿头山海拔不高,与雄伟、险峻无缘,只能算是川西的极品圣尊浅丘。白马关建在这样的山上,真不知可以守住什么。然而在历史上,这里却是由秦入蜀的最后一道关隘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,周遭地带不知发生过多少次惨烈的战争。白马关城楼飞檐翘角,巍然高耸。城门洞开,金戈铁马和刀光剑影已然远去,只剩下雄伟的城楼无声地诉说着朝代的兴衰更替。城楼青石砌成,垛口森然。如果城楼的箭垛口插上猎猎旌旗,在安排几名古装士兵站在那里执勤,就更加有三国味了。

图注:白马关古道局部

信步走进乌漆的大门,绕过原木做成的路障,就来到了古驿道上。古驿道是石板铺成的,一直伸向远方。中间的石板上有一条深深的车辙,据说是鸡公车留下的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鸡公车是蜀道上主要的运输工具,从三国到解放后,咕咕——啾,咕咕——啾,鸡公车以它单调的嗓音吟唱了近千年。驿道仅两米来宽,两侧砌着矮矮的石墙,似乎走进了石器时代。驿道是连接秦蜀两地的交通枢纽,上至长安,下至骚男弟弟成都,全长近千公里,公元前三世纪就建成了,名为金牛古道。可惜解放后兴修水利,罗江境内的古驿道全被拆毁了,这真是莫大的损失。

图注:推鸡公车

沿古驿道右侧拾级而上,庞统墓赫然出现在眼前。庞统字士元,襄阳人,因避乱寓居江东,鲁肃荐之于周瑜。赤壁之战中,巧献连环计,游说曹操将水军战船用铁索连在一起,致使孙刘联军火烧赤壁,初步奠定三国鼎力的局面。没有庞统的连环计,孙刘联军想要以弱胜强,恐是空谈。庞统与孔明齐名,道号凤雏先生。时人说:伏龙、凤雏,两人得一,可安天下。上天真是眷顾刘备,人中龙凤居然都为刘备所用。可惜庞统在协助刘备夺取西川攻雒城(今广汉市)时,遭伏击中乱箭死于落凤坡下,年仅36岁,一代名臣就此西去。

图注:三国人物剧照

落凤坡,凤雏先生,二者结合在一起,寓意着庞统必遭不测。庞统能掐会算之人,他岂不知。庞统是为了回报刘备的知遇之恩,一单纯性皮肤划痕症心想协助刘备攻下西川成就霸业,故而逆天而行,与刘备换马引来我爱酸酸乳杀身之祸。后人评曰:明知落凤存先帝,甘让孔明成老臣。现在看来,庞统的早逝对于蜀汉来说也许是件好事。伏龙、凤雏,二人才学相当,暗中较劲,迟早会若出祸端。庞统性情孤傲,岂愿久居孔明之下做副军师?再说孔明也未必容得下庞统,这从魏延的遭遇就可略知一二。

图注:诸葛亮

庞统墓是一个很大的封土,周围条石砌成,修葺严整。墓前石碑上写着“汉靖侯庞士元之墓”,是康熙年间四川巡sou唱见抚立下的,可见庞统墓也曾被毁坏过。墓左右为白马亭和胭脂亭,表示庞统和刘备曾在此换马。fetishpapa关于这匹白马,在白马关地区还有这么一个传说,神乎其神。故事大意是:庞统死后,刘备将他葬在白马关。当地农民常常看见一匹白马夜间出来吃地里庄稼。有一农家的麦子被那匹白马吃得多一些,这个农民气不过,拿了一根扁担去守护。到了半夜,白马就出来了,先是在山上四处狂奔;然后站在点将台上,望着庞统的坟墓嘶叫,声音很悲惨:最后慢慢悠悠走到麦地里吃科斯莫利基德麦子。农民照准马背就是一扁担,那白dkgirl马长嘶一声,一道白光,一闪就不见了。从此再也没有白马吃麦永远的守灯人子的事情发生。

图注:庞统墓

有一天,那个打马的农民要担柴到罗江县城去卖,好换些油盐回来。他将两捆块子柴担起就要上路,觉得太轻了,恐怕卖不够油盐钱,又放下担子加了一些干柴,一挑到肩上还是轻飘飘的,他放下担子又加。一连加了三次,柴捆子比往天的大了许多。他两只手都抱不拢了,还是觉得挑起没斤两。眼看日头高照,再不走,赶不到场了,他才挑起两大捆柴上了路。说来奇怪,往天担子小得多,反而挑起压死人,从白马关到罗江城要歇十几次肩才走得拢城。今天谷箩篼大两捆柴担起不觉累,反而脚下轻飘飘的,走起路来像腾云驾雾一样,一袋叶子烟功夫,就到了罗江城。但是,在家耽误太久,柴市上人都快散完了,眼看太阳偏西了,还没人来问价,肚子也饿了。

图注:庞统祠墓

正在发愁,见一个道士走过来问价。他喜出望外。开口要八百钱。道士不看柴干不干,瞪起眼睛看他的扁担,半天才回过神说:“要八百给八百,给我送到真武宫去。”农夫高高兴兴地挑起柴跟道士来到真武宫。道士又拿烟又简筑翎倒茶,给了柴钱又问他:“你这根扁担卖不卖?”农夫心想,道士要买扁担一定有名堂?就来了个瞒天要价:“我要一吊钱。”道士说:“就给你一吊钱。”这农夫是个鬼精灵,心头又在打小算盘:这根旧扁担,就值一胡佳胤吊钱?那新的又该值好多钱啊!便借口说:“家里就这一根当家扁担,舍不得卖,改天给师傅送根新的来。”道士说:“我就要你这一根。”农夫假意说:“浙江工业大学,杀人诛心,幸福村要得,我们改天再说。”

图注:小道士

回到家里,他请王木匠给他的扁担用刨子刨了个光光生生。跑到罗江找到道士说:“师傅,你看我这根扁担值好多钱?”道士一看直摇头,挥手叫他拿起走,不要了。农夫莫名其妙,问道士:“我把扁担都刨得光光生生了,就和新的一样了,你为啥不要嘛?”道士一言不发进屋去了。农夫不知所以然,只好拿起扁担回家。谁知拿来担东西,又和以前一样压人。原来,那扁担上粘有白马的几根毛,挑东西才变得轻巧,农夫用刨子刨去了马毛,就不灵了,所以担起东西又和以往一样笨重了。

图注:白马

关于神马夜间出来偷吃庄稼,被农夫用扁担所打后留下马毛的故事,在德阳一带有很多版本。但无一例外,故事的结果都是由于农夫耍小聪明处理了扁担,导致神力消失。这其实告诉我们,耍小聪明往往会吃大亏,得不偿失。

再说庞统墓。墓前的阶沿上坐着两个老道,一见我进来,就大声地唱起来,边唱边拍打怀中的四川竹琴。他们嗓音沙哑,语多苍凉,唱的确是庞统的故事。两老道鹤发童颜镇江小悦悦事件,白髯飘舞,身披黑色道袍,颇有仙风道骨,与墓园前的肃杀气氛十分相合。一曲终了,我不禁大声叫好,并与他们攀谈起来。两老道是兄弟,白马关镇接引村人泰国电影模范生,擅长竹琴演唱。弟弟罗道光告诉我,他身背竹琴常年在九黄线讨生活。当地罗江县的领导把他们盛情邀请回来,专门在白马关唱竹琴,王氏君也算是为家乡的旅游事业作点贡献。

图注:四川竹琴

四川竹琴又称为道琴,以竹筒鼓、简板和碰铃伴奏演唱,唱腔优美。竹琴以散文解说,韵炎狼文歌唱。以第一人称代言体为主,第屌丝影楼三人称叙述体为辅。说唱人物和故事,写人状物,抒情绘景,夹叙夹议,生动灵活。常见的演出形式是一人坐唱。演唱者时而摹拟角色,以不同的声腔、口吻、情绪来表现不同人物的神态举止及其内心活动;时而又以演唱者的身份,交待情节发展的脉络,描写客观环境,并品评书词中的人物和事件,表露出演唱者的思想倾向与爱憎感情。这样的民间说唱我还是第一次听到,顿觉耳目一新。据说绵竹年画艺人李芳福也会竹琴,宣传二十四孝故事,只是我没有亲眼见其表演过。庞统墓是寂寞的,而两老道的说唱却一下子打破了这里的静谧,让人似乎回到了三国岁月之中。

图注:四川竹琴

庞统祠在古驿道的尽头,也就是庞统的顶肛生平事迹介绍及塑像。祠堂天井内有两株古柏,据说为张飞亲植,高龄上千岁了。古柏需两人合抱,高耸入云,至今仍生机勃勃,见证着千百年来的风云变幻。鹿头释梦大全山何其有幸,一位杰出的三国名士长眠在这里,让历代文人墨客为之倾倒,祼体为之感怀,那庞统祠内的凤雏碑廊就是明证。

图注:罗江日出

在异乡的土地上,庞统的未尽事业由诸葛亮完成了,这真是天意啊!虽然在三国风云中,庞统只是昙花一现,可是他36岁的生命仍然绽放了灿烂的光芒。庞统的事迹为后人津津乐道,不信你听,庞统墓前的两老道又唱起了四川竹琴:庞统庞统,你真了不起……(彭忠富/整理;图片来自网络)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